精神官能症

中國中醫臨床醫學雜誌第六卷第一期

2000年

前言

  隨著工商社會的繁榮,現代人的生活都很忙碌,壓力亦隨之增加,而人們的孤寂感也愈強烈。社會學家沛莎博士說:「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是大多數人害怕別人的反應,害怕會遭到批評和失敗」。

  因之,更增強了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感和疏離感,也造成文明之精神疾病的增多。在臨床上常見到許多患者會抱怨經常無故的會心悸、胸悶、頭痛、頭暈、失眠、記憶力減退、注意力不集中、幻視、幻聽、憂鬱、無由的膽怯和懼怕感、焦慮反應等,這些症狀之本身或許並不是一個「病」,而是一個「症狀群」,無非是在反應其內在某些部分精神功能之障礙;這是一種因心理鬱結所導致的病證,在生理上是找不出器官病變的,但事實上患者卻存在著器官上不適的症狀。

  而某些個案有可能僅短暫的出現幾週或幾個月的症狀後,便又自行消失;但不論症狀出現多久,均可造成患者極大的困擾和痛苦,甚至出現抑鬱症而以自殺的方式來了卻生命。

現代醫學認知

  現代醫學對於精神官能症可分為「強迫性精神官能症」,和「衰弱性精神官能症」」;茲分述如下:

一、強迫性精神官能症:

  強迫性精神官能症在一般精神疾病中僅佔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。其主要症狀包括強迫思想及強迫行為。所謂強迫思想,即為患者往往明知是不合情理、也不必要的兩種以上矛盾、衝突的思想,卻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反覆出現在腦海中揮之不去;因此,患者往往自己知道並且承認自己患有這種心理毛病,但卻無法控制,也因著這些強迫思想,跟著就是一連串的強迫行為。

  一方面是隨著強迫思想而要強迫自己去做某些動作,另一方面又為了想消除這些思想,又努力的要做另外一些相對的動作,於是更增加患者的痛苦與困擾;因此往往同時有憂鬱、退縮的情形,甚至可能走上自殺的絕路。

至於其致病之原因很多,大致可分為下列三類:

獢@依心理分析學派:這類患者早年可能有一對嚴厲的父母,在他們一兩歲大小便訓練時期,就施以過份嚴格的訓練,造成了過高的道德標準。在患者的內在天地裡只有二分法---不是白就是黑,不是愛就是恨;因此早期可能出現做事過份小心、苛薄待人及律己甚嚴,而自己的內在慾望,因某一事件的觸發點上,經潛意識中由壓抑、轉移、隔離、反向及抵消作用,進而轉變成了強迫症狀。

  例如某一具有戀母情結之人,一直深深著壓抑著其情感,等到遇上了其心儀之對像,很自然地就轉移到「她」之身上(轉移作用);但若將此情感全部表現出來,又怕受到自己內在罪惡感(亂倫的感覺)的處罰;因此反過來(反向作用)變成怕「她」、恨「她」,且又明明知道這是一種莫名奇妙的矛盾心態;因此又做出另一種動作來轉移,譬如以不斷的洗手來發洩,想要洗掉這心頭的污點(抵消作用),然而卻更增加了自己的困擾。

蝖@Jonet認為:當一個人的精神狀況逐漸衰退時,其高級精神能力如注意力、意志力、抽象思考能力發生障礙,對於眼前的困境不能有更明確、果斷的能力;因而使用了更原始、退縮、幼稚的方式處理,以致對於問題的解決,一再徘徊於「是」與「非」之間,無法決定,而出現矛盾心態。

銵@有百分之十以上的強迫性精神官能症患者,以後會變成典型的精神分裂症患者。也可以說某些精神分裂症患者,在早期會出現類似強迫心理症之症狀。

二、衰弱性精神官能症

  衰弱性精神官能症俗稱「神經衰弱」,以往認為此症是一種因為神經系統衰弱或精神過度疲乏所致,後來又有人認為此乃手淫過度的關係;因此,民間江湖郎中統稱之為「腎虧」。其實此病的病因與腎臟沒有什麼直接關係,而其身體上的種種不適症狀,乃是出於其心理的困擾與精神的壓力,並非腦或神經系統有什麼病變。此種患者通常有以下之特質:

 病人的背面隱藏著基本性格上的偏差、依賴的本質及眼前環境適應不良。當一個從小被嬌生慣養的孩子,一旦長大需要他承受一個極重無比的擔子,而他的人格強度及適應能力又無法勝任時,他在潛意識中採取了一種退縮反應,出現了一大堆的身體症狀,藉以減輕外界的壓力,同時病人也得以找到原諒自己的藉口,以得到像年幼時一樣多的關懷。

蝖@家庭結構性的問題。家中成員(尤以父母)忽略了患者的精神心理的獨立自主性與健康,而只特別注重孩子身體的功能,因此他只得一再的出現身體的症狀,以重享家人所給予的關懷;此時「家庭溝通治療」是不可缺的,要使家中每一個成員均能了解,為了孩子好,並不是一貫予以溺愛就可以的。

銵@社會適應不良之問題。報章雜誌上一再宣染的腎虧症候,會增加患者內心之不安、恐懼,使症狀更加惡化。心理受創,認為跟別人來往只會顯示卑屈,於是就膽小把自己關閉起來;於是就表現出不願與人多接觸和沈默寡言的個性。若患者一旦失業,離開原來的工作崗位愈久,將來要再回來適應的困難就愈多。

傳統中醫觀點

  現代醫學對於精神官能症之治療方式,包括有行為的治療、心理治療、物理治療、藥物治療等,視病情之程度,往往上述之所有治療方式均合併使用,以減輕患者的病情。然而傳統中醫很早即有對本病之論述,在《靈樞•海論》云:「腦為髓之海,其輸上在于其蓋,下在風府;髓海有餘,則輕動多力,自過其度;髓海不足,則腦轉耳鳴,脛酸,眩暈,目無所見,懈怠安臥」。因之,只要經過辨證治療,使用中藥亦可取得良好之療效,實在值得推廣,讓患者能多一種選擇,以俾對其病情能有所助益,進而減輕其個人、家庭及社會之成本與資源之耗費。

  精神官能症在中醫之辨證乃屬於鬱證之範疇。鬱者,是指氣機壅遏不暢或鬱結不舒,主要是由於謀慮不遂,憂思氣結,情志不悅或悲愁恐懼等七情所傷,氣鬱不伸而致血滯、痰結、食積、火鬱、濕鬱而致臟腑不和,氣血不調而引起多種疾病。《丹溪心法》云:「氣血衝和,萬病不生;一有怫鬱,諸病生焉。故人身諸病,多生於鬱」。因此肝氣鬱結是本病最基本之病因病理,如平素性情抑鬱寡歡,或近更年期婦女,肝氣善鬱或心膽素虛之人,一遇情志刺激或長期情志不遂則易發病。

中醫辨證論治

  本病初病體實,病變主要為氣滯或兼挾濕停、痰滯、食積、血瘀等,故多屬實證。若經久不癒,久鬱傷脾,納穀減少,生化之源不足,或鬱久傷血耗氣,可致氣血心脾俱虧;氣鬱化火,陰血暗耗,可致心腎陰虛,病變由實轉虛,甚至由此可發展為虛勞重症。由此觀知,精意情志之調節功能與肝氣之關係最為密切,蓋木喜條達而惡抑鬱,所以在治療本病時當守內經「木鬱達之」和「鬱病當順氣為先」的理論,以舒通氣機為治則。

1.肝鬱氣滯:

主症:精神抑鬱,善太息,胸悶或脅肋流竄作痛,納少腹脹噯氣,婦女則月經失調,經前乳脹,舌質紅淡,苔薄黃,脈弦細。
治則:疏肝理氣。
方藥:柴胡疏肝散加減。

2.肝鬱化火:

主症:頭痛易怒,性情急躁,口乾且苦,胸悶脹,目赤便秘,失眠多夢,舌質紅,苔黃膩,脈弦數。
治則:滋肝陰,清肝火。
方藥:加味逍遙散化裁。

3.痰氣交阻:

主症:咽喉似有物梗阻,嚥之不下,吐之不出,能上下移動,並固定在喉中,飲食可以順利嚥下,嚥不疼痛。在心情憂鬱時,兼有胃脘痞滿則症狀加重,苔薄舌嫩紅,脈弦細。 
治則:理氣化痰,散結降逆。 
方藥:半夏厚朴湯。

4.憂鬱傷神:

主症:精神恍惚,悲憂善哭,苔薄白,脈弦細。 
治則:養心安神。 
方藥:甘麥大棗湯。

5.肝腎陰虛:

主症:頭暈目眩,失眠多夢,煩燥易怒,腰膝酸軟,五心煩熱,口乾少津,舌質紅,苔薄黃,脈細數。 
治則:滋養肝腎,安神寧志。 
方藥:百合地黃湯化裁。

6.腎陽不足:

主症:精神萎靡,記憶力減退,遺精滑泄,四肢痠軟,舌淡,脈細。 
治則:補腎助陽,安神定志。 
方藥:真武湯化裁。

7.痰蒙清陽:

主症:失眠,心煩易怒,精神恍惚,健忘,甚則語言錯亂,苔膩,舌暗紫,脈細滑。 
治則:除虛煩,化痰濕,定驚悸。 
方藥:溫膽湯加味。

8.心脾兩虛:

主症:多思善慮,多夢易醒,頭昏健忘,心煩心悸,神疲乏力,少食無味,面色少華,舌質淡紅,苔薄白,脈沈細無力。 
治則:補血養心,健脾益氣。 
方藥:歸脾湯化裁。

  中醫治療時,許多病人需同時進行心理治療。大多數的病人,在發病之前會有若干的環境及心理因素而導致疾病發生。在病情嚴重時,病人對病前所發生之刺激,多數置之度外;但在病情好轉,神志恢復時,則又追想既往,懸念將來,甚至觸景生情,導致有不少病人因此而情緒波動,症狀反復,甚而產生消極意念,企圖自殺。因此心理治療,在各種精神疾病康復期,為一不可缺乏的治療措施。

參考書目:

1.家庭醫學與預防保健,謝瀛華著,幼師文化事業公司出版。
2.生理、心理、精神病、精神科診所,陸汝斌著,宇宙光出版社出版。
3.中醫內科學,張伯臾主編,知音出版社出版。
4.癲狂癇專輯,史宇廣、單書健主編,中醫古籍出版社出版。
5.悅肝湯治療鬱症,費原子,江蘇中醫雜誌,1990年第2期。
6.中藥治療心身疾病132例,丁學成,陝西中醫雜誌,1989年2月。
7.辨證治療神經官能症148例,蘇學賢,河南省杜旗縣公費醫療門診部,1989年2月修稿。
8.醫療一千問,中華民國醫療諮詢服務協會學術組醫師顧問群編撰。

作者:新福安中醫診所院長 陳俊明


新福安中醫診所

地址:台北縣新店市中正路320號
 
電話:(02)2910-5657 傳真:(02)2910-5665